王戎的故事 王戎个人资料 “竹林七贤”王戎魏晋时期名士

  王戎(234年——305年),字濬冲,琅琊临沂人。琅琊郡在秦朝时为三十六郡之一,琅琊王氏世代居住于此,直至西晋末年永嘉之乱,衣冠南渡,方举族迁居金陵。在中古时期众多的家族中,琅琊王氏可谓鲜有其匹。这个家族自汉代便登上历史舞台,两晋之际逐渐兴盛,子弟众多,才俊辈出,三百余年冠冕不绝,是真正的簪缨世家。王戎的祖父王雄,在曹魏官至幽州刺史;父亲王浑,官至凉州刺史,封贞陵亭侯,都官居高位。

p_wangrong

  王戎自幼“清明晓悟”,据记载,他七岁时与同伴在路边玩耍,道旁有结满李子的李树,其他人争相去采,只有王戎不动声色,别人询问时,他答道:“树在道边而多子,此必苦李。”最后果然如此。俗话说三岁看大,终王戎一生,他处理事务时都有着敏锐的眼光,往往料事于先,在政治乱局中才得以祸不及身。

  王戎十五岁时,认识了父亲的同僚阮籍,阮籍长他二十四岁,两人是忘年交。阮籍造访王浑时,每每会说:“与卿语,不如与阿戎语”,以为王戎的清赏,其父不能比拟,遂超越年龄的差异,将其视为同类。

  魏初迁都洛阳时,河内郡山阳县成为了达官贵人密集修建庄园的地区,王戎之父也在山阳置下园宅,这样,王家就与在此修建竹林园的嵇康成为了长期邻居。到正始之后,他与嵇康、阮籍、山涛、刘伶、向秀、阮咸诸人,共为“竹林之游”,史称他们为“竹林七贤”,而他则是这七贤之中最小的一位。

  所谓竹林七贤,其实是当时政治斗争的产物。正始之后,司马氏政变,沉重打击了曹氏集团,基本上控制了政局。为了乘胜前进,司马氏开始对异己势力进行一次又一次的镇压。此过程中,杀人如麻,腥风血雨,人人自危,朝不虑夕,于是,一股退隐之风盛行开来。这七个人是当时玄学的代表,他们在当时的思想环境下,本就有着相似的哲学倾向,加之对世事的共同感受与对自身声明的忧虑,更是相结为友,“弃经典而尚老庄,蔑礼法而崇放达”,在清谈中回避政治。

  然而,在司马氏的屠刀下,要想彻底置身事外并不可能。高平陵政变后,中国历史走向了血腥的魏晋禅代之路,司马氏希望拉拢名士为己所用,这种情况下,竹林名士群体也发生了分化。嵇康、吕安、向秀拒绝向司马氏称臣,坚持“越名教而任自然”,嵇康还因此被杀;阮籍离开竹林出仕,以一种消极态度当了朝廷官员;而王戎本出于官僚家族,虽崇玄学,终究不会过分厌恶官场,何况他对曹魏的忠诚本就不如嵇康那般坚定,他是真正踏入朝堂,开始了为官之路。

  父亲死后,王戎袭父爵入仕,官至吏部尚书。据史料记载,他曾接受钟会举荐做了相国掾,钟会是杀死嵇康的刽子手,死心塌地为司马氏效力,而阮籍则与司马氏貌合神离,这两人的关系非常紧张,王戎则游走于钟会、阮籍之间,与二人同样保持了密切的关系。王戎接受他的举荐,可见其确有官宦之志。

  在此时,王戎的思想也倾向于“自然与名教相同”,陈寅恪先生对此做了详细的论述:“至王氏戎、衍兄弟即为晋氏开国元勋王祥之同族,戎父浑,衍父乂又皆司马氏之党羽,其家事遗传环境熏习固宜趋附新朝致身通显也,凡此类因缘可谓之利诱……其早岁本崇尚自然,栖隐不仕,后忽变节,立人之朝,跻位宰执,其内惭与否虽非所知,而此等才智之士势必不能不利用一已有之旧说或发明一种新说以辩护其宗旨反复出处变易之弱点,若由此说,则其人可兼尊显之达官与清高之名士于一身,而无所惭忌讳……故自然与名教相同之说所以成为清谈之核心者,原有其政治上实际适用之功用……”

  王戎在此时表现出了多面的特点,他是圆滑的,韬晦以求自保的,同时又确有政治才干与过人的勇气,他尽情向外界展示了自己的贪吝,另一方面,在性情上竟然又保留了许多竹林时期的任诞。王戎在他人生的后期表现的十分吝啬,他的侄子结婚,他只拿了一件单衣当贺礼——婚礼后又实在舍不得,重要了回去。女儿嫁人之后朝他借了笔钱,回娘家时就很受了些脸色,直到把钱还上才才一切正常。更令人惊诧的是,这位王戎家里有李树,结果极好,他把这些李子拿到市场上去卖,又唯恐别人也得到这样好的树种,所以在售卖之前一定要钻掉李核。如此种种,不胜枚举。但这些记载与他早年行迹并不相符,史书对他的记载中,“清廉”与“贪吝”两种评价并存。王戎一生中,这样的矛盾之处并不少见。

  西晋前期,正始、竹林名士及其追随者们开始逐渐居于政治主导地位,并重新分化组合,形成了以贾充为代表的新礼法之士和以山涛为代表的玄学名士两派。晋武帝司马炎利用两派矛盾,扶弱抑强,使之互相抵消,以防出现专权重臣。在朝任职的竹林名士向秀、阮咸站在山涛一方。而王戎这一时期正在地方做官,史书对王戎这二十一年的任职情况,记载得极其模糊且有不合常规处,大概说来,应为尚书吏部郎(六品)——黄门侍郎(五品)——散骑侍郎(五品)——河东太守(五品)——荆州刺史(四品)——豫州刺史加建威将军(四品)。

  咸宁五年(279)王戎以豫州刺史加建威将军,指挥一路渡江部队进攻武昌,因功进爵安丰县侯,并于太康年间回  京任门下省长官侍中要职。他仍然没有参与到两派争斗中去,而是游离各派,左右逢源。他与礼法派通亲,在感情上则对竹林名士及其子弟十分亲厚。

  太康三年(282),以杨皇后父兄为代表的外戚势力急剧膨胀。次年,山涛病逝,名士派新的代表人物是司马炎的胞弟齐王攸,这位齐王德高日隆,朝臣内外皆属意于他,对太子司马衷造成了威胁。为了扭转局面,礼法派组织反击,司马炎最终下诏要求齐王离开首都回到封国。对此,朝中的名士派掀起了一场抗旨运动,纷纷上书请求皇帝收回成命。司马炎大怒,此时王戎在皇帝身侧担任侍中,也倾向于名士派,但在言谈时依然沉默不语,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在官场上,王戎秉持柔和的态度,南郡太守向他行贿,王戎既不接受也不批评,只是回信表示深切感谢,此事一经披露,朝中议论纷纷,多为谴责。但这种处事方法使他在太康时期的官场上一路顺畅。

  王戎本人在政治上并不甘于庸碌。司马炎称帝后,王戎受命率兵伐吴,他先是成功说服吴军将领归降,然后领兵直取吴都建业,逼得吴主出城投降。晋惠帝时,王戎任吏部尚书,厉行改革,整顿吏治,在官吏选拔上实行甲午制——即先让待选的人去地方试用三年,再根据考绩任职,尽管这一改革以失败告终,但因王戎与贾充通亲,并未按照朝臣弹劾被免职。元康元年,贾后密令楚王玮杀了实际控制朝政的汝南王司马亮,后又借口楚王擅杀大臣将其处死,权力落到贾后手中。这次宫廷政变因汝南王、楚王的卷入,被称为“八王之乱”的开始。在政变后的三月到六月间,王戎再次进入政治中枢,与张华、贾模等人同心辅政,他们执政的时段(291—299),是西晋后期历史上唯一政局相对安定的时期。

  此外,在王戎参与中枢执政时,魏晋玄学也出现了正始之音后的第二个高潮:元康玄学。王戎通过清谈活动为此推波助澜,大大推动了这一阶段玄学的发展

  元康七年(297),王戎出任司徒,政治地位与社会声望都达到了顶峰。但此时贾后荒淫乱政,诸王拥兵自重,官僚奢侈腐化,王戎看到政局无法逆转,于是开始敷衍政务,尸位素餐。

  元康九年(299),贾后想要废除太子,诈称皇帝不适,将太子诱到宫中,派婢女陈舞逼他吃事先备好的醉枣。又让黄门侍郎潘岳模仿其平日口气打了份草稿,上面写着要求皇帝退位,否则自己将进宫废帝之类的话,在太子迷乱时逼他抄写下来,由此要求废除太子。

  贾后意图废杀太子一事,引起朝野激愤。王戎对此未发一言,贾模、张华、裴等人计划发动政变,废除乱政的贾后,作为执政集团的核心人物,裴的岳父,王戎对此或许知情,但他并不参与,贾模等素知王戎明哲保身的态度,也并不找他讨论政变问题。王戎此时的缄默常被后人讥刺:“王政将圮,苟媚取容,属愍怀太子之废,竟无一言匡谏。”

  永康元年(300年)四月,赵王伦利用贾后乱政造成的社会不满发动政变,通过大屠杀控制了朝政。赵王的亲信幕僚叫做孙秀,孙秀早年贫贱,求品乡议。王衍当时并不愿意品评孙秀,但王戎看出此人不凡,劝王衍给了较好的品评。赵王政变后,孙秀操生杀大权,与他有宿怨者尽皆被诛,而王戎只是以党附贾氏的罪名被免职,保全了身家性命。

  赵王伦政变标志着八王之乱真正启动,六年间,动乱从宫廷政变演变为全面内战,元康时期位于社会中心的文臣名士,只能在诸王争斗的夹缝中生存,朝不保夕。此时的王戎已沦为诸王手中的政治道具,可谓极其狼狈。由于他不愿为司马礒出谋划策,还险些遭遇杀身之祸,不得不伪装五石散药性发作,掉进厕所,才侥幸得免。

  永兴元年(304),七十岁高龄的王戎被裹挟着参与了讨伐司马颖,战败被俘,与惠帝同至邺。史书对此的记载是“在危难之间,亲接锋刃,谈笑自若,未尝有惧容。”王戎幼年时,到猎场观戏,笼中猛兽吼声动地,众人惊慌,而他神色不动。在这则记载中,仿佛还能看到他始终保持的过人胆色。

  回到洛阳后,司马颙的将军张方准备将朝廷劫持到长安,王戎趁机向南逃往郏县,一年后,他在郏县逝世,终年七十一岁。

  王戎的一生,在后世有许多争议,颜延之作诗吟咏竹林贤人,便不肯将王戎算在其中。王戎在玄学发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他身后也并未有什么诗文传世,只留下来了一些短句品评之类。《世说新语》记载,王戎微服经过黄公酒垆时,曾发出一番言论“吾昔与嵇叔夜、阮嗣宗共酣饮于此垆。竹林之游,亦预其末。自嵇生夭、阮公亡以来,便为时所羁绁。今日视此虽近,邈若山河。”此话读来,实在令人感慨。

王戎是晋初名士,出身琅琊王氏这样的高门,后来位至三公。身家富、身份贵,王戎却是有个名吝啬鬼。《世说新语》的俭啬篇九则故事,王戎一个人就占了四则。
王戎大量置办田地水碓,产业遍布全国各地,洛阳一带更是无人能比。作为家财巨富的大地主,老头老太经常一起昼夜不停地亲自算账,恨不得算计到一分一毫,忒小家子气了。
女儿出嫁后向王戎借了一笔钱,由于拖的时间比较久,便没个好脸色看。自己亲生的姑娘,不给钱就算了,借钱至于催得这么紧吗?

侄子结婚时只不过送了区区一件单衣,后来居然又索要回来,确实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至于怕家里的好李子卖出去后被人得到种子,便挨个把李核钻破,那更是精于算计到了奇葩的地步。
差不多同时期的王济、王恺、石崇等辈,则是挥金如土,奢侈无度,虽然暴殄天物的行为被人诟病,但也有人认为这是豪爽之举。相比之下,王戎这样抠抠搜搜就显得猥琐不堪,自然遭到鄙视。王戎甚至还舍不得让自己享受点好的,更被认为是个已经病入膏肓、不可救药的守财奴。别说是讲究风度的魏晋名士,就是寻常百姓,恐怕也会认为,这人简直俗气得紧。
可就是这个王戎,早年却是竹林七贤之一。即使排名最末,才华风度也应该是当时一流水平。竹林领袖阮籍、嵇康生性高傲,按理能入其法眼的,不说绝对脱俗,起码也应该淡泊名利才对,怎么可能接纳这么俗气的人物?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王戎前后截然相反的表现,总不至于是基因突变忽然转性吧?必然有一个是伪装出来的,那么到底哪个才是王戎的真面目?
骨子里俗却想表现得不俗,恐怕不那么容易,更不至于还能凭借装出来的气度和阮籍等人交游多年,那么只能是王戎不俗而后来装作俗气。

关于王戎吝啬的故事,因为饶有趣味,流传度比较高。唐人编撰《晋书》,全部录入王戎本人列传,内容只是大同小异,坐实了王戎吝啬的形象。然而《世说新语》也还有两则王戎早年面对钱财不动心的记载,《晋书》照样采信,但由于故事趣味性不足,相对而言就不大为人熟知。
王戎的父亲王浑在凉州刺史任上去世时,故吏赠送的礼金达到百万,王戎没有收受。王戎后来任侍中时,南郡太守刘肇用一百丈细布送礼,王戎予以婉拒,但是回了一封很客气的感谢信。这两件事《世说新语》分别录入德行篇和雅量篇,给予的是正面评价。

爱鱼的猫儿,居然不吃腥,着实令人惊诧,看来王戎似乎是吝而不贪,也算是吝啬鬼中的一股清流。这或许就是王戎的金钱观:不是我的千金不取,是我的锱铢必较。只是把自己的钱袋子捂得紧紧的,却不会贪得无厌的死命往家里捞,只当守财奴,不作吞金兽。
本不属于自己的钱财,哪怕再多,不拿也无伤脾胃;已经属于自己的钱财,哪怕再少,放走也痛如割肉。父亲故吏赠送的礼金,地方官员赠送的礼物,那是外来钱财,因此可以大大方方放弃;而已经到手的家产,自然要精打细算,一件单衣、一笔欠账,都必须要收回,不能有半点损失。
这和押小博大的赌徒心态正好相反,王戎想必从来不肯赌博,因为不肯冒着损失属于自己的钱财的风险去下注,博取那本不属于自己的彩头。
试图论证王戎前后巨大反差的合理性,挖空心思也只能圆到这个地步了,但终究还是显得有些勉强。更大的可能性,还是王戎本性并不是贪财的人。确实也有不少人提出,王戎是为了避祸而自污,故意装出一副吝啬的样子。

王戎避的什么祸?避的是惠帝时期权力斗争的祸。
竹林之游大概是在曹魏正始年间,后来七贤逐渐分道,王戎和山涛一样,都选择了投靠司马氏出仕做官。王戎还算是官运亨通,参与了平吴之战,凭借最有含金量的军功进爵县侯。武帝朝先后当过侍中、光禄勋、吏部尚书,惠帝朝则在担任中书令、尚书左仆射等职务之后,终于官拜司徒。虽然小有起伏,官路看起来还是很圆满的。
然而正是王戎官当得最大的惠帝时期,却也是最危险的时期。皇帝不怎么聪明,皇后贾南风乱政,引发八王之乱,宗室诸王争夺权力,你方唱罢我登场,斗得你死我活。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朝臣、名士或主动参与,或被动卷入,丧命的不在少数。王戎这一时期任职于中枢要害位置,确实很容易牵连进去,一个不留神就有性命危险。

王戎是个很有政治能力的人,看人也好,分析形势也好,向来言出必中。王戎不待见已有高名的族弟王敦,后来王敦果然造反。王戎劝王衍对还没发迹的孙秀给予品评,后来孙秀得势后大报私仇,王戎、王衍却得以幸免。钟会伐蜀前与王戎道别,王戎预言伐蜀必然成功,但却未必有好结果,最后果然如王戎所料。
以这样的眼光,王戎不可能看不出形势的险恶,想办法保全自己也是很正常的反应。古人明哲保身,常见的方式是装作贪财好利,表示自己没有野心,避免受到猜忌,战国名将王翦、西汉功臣萧何等都用过。
但王戎当时的处境还有些不同,风险不是被皇帝猜忌,而是可能被动卷入某个阵营,因此不能照搬这些功高震主人物的办法。王戎得显得自己没什么能耐,避免被参与斗争的王爷们拉自己入伙。那么装出一副小气巴拉的样子,让别人觉得自己就这么点出息、就这么点格局,不失为比较好的选择。事实上这一招是有效的,当时确实就有了王戎不适合台辅重任的时论。回头再看那几则吝啬的故事,越看越觉得大有表演痕迹,故意把自己搞得俗不可耐。
富豪石崇为赵王伦的亲信孙秀所杀,临刑时曾恍然大悟地认为孙秀是想夺取自己的财产,给人以钱多招祸的误解。其实真正原因还是石崇确确实实参与了权力斗争,他本来就得罪了孙秀,并和潘岳谋划撺掇齐王囧诛杀赵王伦和孙秀,只不过被对方先下手为强而已。王戎虽然也算有钱,但只要把头缩起来,就不至于惹火上身。小气抠门无非让人看不起,终究还是人畜无害。


其实一开始王戎似乎还想有点作为,可惜都没成功。惠帝的皇后贾南风诛杀辅政的杨太后之兄杨骏夺得大权后,王戎曾劝参与行动并因此得势的东安公繇不要专断刑赏,但对方不听。任尚书左仆射负责吏部事务时,还主导了在官员任命上增加试用期的甲午制改革,结果被人弹劾差点丢官。
大概是从这时开始,王戎对政局放弃治疗了,反正没得救,别把自己搭进去。于是专心营造吝啬鬼的形象,不再多言多事。选人用人的事一切依照旧例,再也没有什么破格举动。甚至在贾后坑害太子这样的事件中,已升至司徒的王戎都一直保持沉默。

然而随着事态不断扩大,不是想躲就能躲得过去了。赵王伦起兵诛杀贾后一党,连带杀了张华、裴頠等人,王戎因为嫁女给裴頠,受到牵连被免官。赵王伦的儿子曾打算拉王戎当参谋,幸好被人阻止。理由是王戎狡诈多端,不会为年轻人所用,只怕也看穿了王戎的抠门是诈伪行为。
树欲静而风不止,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跟着齐王冏干掉想篡位的赵王伦,拥护惠帝复位,王戎被起用为尚书令,估计也是身不由己。转眼间齐王冏又被成都王颖和河间王顒围攻,逼迫王戎出主意,这下想当缩头乌龟都不行了。结果一言不合惹怒齐王冏差点被杀,只好借上厕所的机会,假装五石散药性发作掉入粪池才逃过一劫。

为了保命,举身赴粪池这种肉体自污都做得出,那么扮演一下吝啬鬼,把自己名声搞臭也算不了什么。
打这以后,王戎就更加谨慎了,行动上则是极度低调。再次升任司徒后,王戎干脆把政务丢给下属,当个甩手掌柜。出行完全不讲排场,往往就骑一匹小马,从便门出入,行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三公级别的人物。
后来东海王越裹挟惠帝及官员讨伐成都王颖,荡阴一战兵败后被成都王颖劫持到邺城。成都王颖旋即被幽州王浚击败,又带着惠帝回洛阳。王戎趁乱逃到襄城郡的郏县,总算是脱离了漩涡中心。一年后王戎去世,此时已是72岁。或许是寿终正寝,或许是病故,不管怎样反正是没有在变乱中横死。王戎的避祸之计虽然磕磕绊绊,终究也算是成功了。

是不是就此可以认为王戎性格怯懦?其实不然,王戎面临危险往往表现得很镇定,是个有勇气的人。
还只有六七岁时,王戎曾经在宣武场观看表演,笼中猛兽咆哮的声势惊天动地,似乎要破笼而出。大家被吓得惊慌失措甚至拔腿逃跑,只有王戎不为所动,小小年纪便勇气惊人。
在东海王越和成都王颖的争斗中,年已古稀的王戎跟着被裹挟的皇帝一路奔波,危难之中亲自参与白刃交锋,一直谈笑自若,没有半点惧色。
从小到老,王戎都不像个贪生怕死的人,那么在乱局中选择明哲保身,也许只是不想死而无益,这点倒是和在变乱中遇祸的张华一样。不同的是,张华还试图匡正时局,是知其不可而为之;王戎则是更识时务一点,尽量置身事外。张华的选择固然更值得敬佩,王戎的选择却也不能过于苛责。

从智商来看,王戎也有其过人之处。
也是在只有七岁的时候,王戎和一群小孩在路旁玩耍,见一棵李树结了很多李子。其他孩子都去争抢,只有王戎却冷眼旁观。有人问起缘故,王戎解释说,大路边的树还有这么多李子,一定是苦的,如果好吃的话早就被人摘光啦。取来一尝,果然如此。小小年纪面对诱惑不仅淡定,还能进行逻辑推理,不得不服。

所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但王戎不一样,小的时候聪明,成年以后还是如此。在触怒齐王冏面临杀身之祸时,王戎随机应变,借粪遁得以脱身,危急关头方寸不乱,这份急智也非常了不起。
这样一个智勇双全的人,实在不大可能为了区区一点蝇头小利,把自己搞得声名狼藉,只能说有更深的用意。而在当时的处境下,便只有自污保命这个解释了。
迫于无奈给自己带上面具,终究还是比较郁闷的。平日如履薄冰,却还不得不掩饰自己的不快活。只有在一次经过昔日与阮籍、嵇康等人一起饮酒的酒店时,王戎才无限惆怅地感慨道:”当年我和嵇叔夜、阮嗣宗在这里畅饮,竹林聚会也忝列末座,自从这两个人去世之后,我就为世俗所累了。今天看到熟悉的场景,却感觉如同远隔山河。”这也是王戎把自己伪装起来之后,难得的一次真情流露。当初无比适意的日子那是再也回不去了,能保全性命就不错了。

遭逢乱世,富贵如王戎尚且活得如此苟且,平头百姓的苦难可想而知。

基本信息中文名王戎 别    名王濬冲、王安丰、阿戎 国    籍曹魏→西晋 民    族汉族 出生日期公元234年 出生地琅玡临沂(今山东临沂) 去世日期公元305年7月11日 职    业名士,官员 朝    代三国 官    职司徒 谥    号元 享    年72岁 代表作和成就代表作品《华陵帖》 
主要成就参与灭吴战争绥慰新附 
宣扬威惠 
使荆土悦服 
人物评价

王戎王戎

裴楷:戎眼灿灿,如岩下电。

阮籍:濬冲清赏,非卿伦也。共卿言,不如共阿戎谈。

钟会:裴楷清通,王戎简要。

王济:王戎谈子房、季札之间,超然玄著。

王繇:濬冲谲诈多端。

戴逵:王戎晦默于危乱之际,获免忧祸,既明且哲,于是在矣。

房玄龄等《晋书》:①汉相清静,见机于旷务;周史清虚,不嫌于尸禄。岂台揆之任,有异于常班者欤!濬冲善发谈端,夷甫仰希方外,登槐庭之显列,顾漆圆而高视。彼既凭虚,朝章已乱。戎则取容于世,旁委货财;衍则自保其身,宁论宗稷?及三方构乱,六戎藉手,犬羊之侣,锋镝如云。夷甫区区焉,佞彼凶渠,以求容贷,颓墙之陨,犹有礼也。②濬冲居鼎,谈优务劣。家庭成员

王戎王戎

祖父:王雄

父亲:王浑

从弟:王愔、王衍、王澄

长子:王万,一作王绥,有美名,肥胖,十九岁卒。

次子:王兴,庶出,戎所不齿,以从弟阳平太守愔子为嗣。

女儿:王氏,裴頠之妻文学形象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王戎为晋建威将军,灭吴之战中领一路兵马出兵武昌。

转载请注明:今日资讯网 » 王戎的故事 王戎个人资料 “竹林七贤”王戎魏晋时期名士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