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籍何人?为何穷途而哭? 阮籍 竹林七贤之一 魏晋玄学重要人物

  有关于阮籍的先世,史籍中只记录了其父阮璃,其余并无什么特别显赫的人物。然而司马昭曾经求婚于阮籍,在士庶界限泾渭分明的当时,又是以重视门第高低的司马氏,可见阮籍本人虽无显赫先世,也应出身士族而非寒门。《世说新语》载:“诸阮居道北,北阮富,南阮贫。”,阮氏似乎是豪门大族,且世代儒学,只是阮籍、阮咸二系经济状况较为贫困。

p_ruanji

  建安十七年(212),阮籍年仅三岁时,其父阮璃因患病去世,阮籍只与寡母相依为命,家境凄苦。其性格上孤傲的一面,大抵与此时经历有些关系。

  阮籍文思早熟,史书中记载他八岁能属文,喜欢弹琴长啸,好学不倦,兼习武技,既有孤傲放达的性格,又崇尚儒家济世的信念,在他青年时期,是以儒家所崇尚的大贤作为自己榜样的。

  他三十一岁时,魏明帝卒,齐王即位改元,称正始元年(249)。从正始元年到嘉平元年恰好十年,这期间,曹氏与司马氏从合作走向分裂,政治局势开始动荡不安,而阮籍的政治态度也有了极大的转变。

  正始前期,曹氏与司马氏的矛盾尚在暗中,但身处宰辅高位的曹爽骄奢淫逸,专擅朝政,这使得阮籍对魏室政局有些失望,不愿意过多参与政治。正始三年,太尉蒋济听说阮籍才俊,准备征辟他做官。阮籍听说以后,写了一篇《奏记》婉言谢绝,并亲自送到洛阳城外的都亭请吏卒转呈。

  蒋济得知阮籍亲到都亭,误以为他已应命,写《奏记》只是口头上的客套,于是派人去迎他,结果到时阮籍已经回去。蒋济为此十分生气,迁怒其椽属王默。王默恐惧,只好写信劝说阮籍,阮籍的亲属也纷纷劝喻,他在劝说声中勉强出仕,不久便告病辞归。

  这次出仕虽然时间短暂,但从阮籍当时著作中可以看出,他对政治仍然有积极的态度,只是在静观时变,等待机会,而好的时机最终没有出现。

  正始五年以后,司马氏与曹氏的矛盾愈发激化,事态发展,政局前程均难以预料,士人们普遍视政坛为畏途。正始后期,阮籍曾经在短暂的时间里做过尚书郎,随即以病自求去职。随后不久,又受曹爽的征辟,他拒绝赴命。可以看出他在日趋险恶的形势中,尽力避免裹入这场风暴。
  
  阮籍拒绝征辟一年后,曹爽随魏少帝曹芳到洛阳城外的高平陵祭扫明帝,司马懿乘机迅速勒兵占据各要地。曹爽束手就擒,与其重要党羽被司马懿全部诛灭,此事一出,许多人都佩服阮籍有远见。

  在正始年间,阮籍逐渐放弃自己对社会政治的积极干预的态度,《晋书》记载:“阮籍本有济世志,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

  正始十年,司马氏经由“典武之变”基本控制了政局,开始对异己势力进行残酷镇压,在这一篡权的过程中,政治气氛可谓腥风血雨,人人自危,于是清谈与隐逸之风也就逐渐盛行。阮籍与嵇康、山涛、刘伶、王戎、向秀、阮咸诸人,共为竹林之游,史称他们为“竹林七贤”。

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写了四个字,”阮籍猖狂”。阮籍是魏晋时期之人,竹林七贤之一,那么为什么他是以猖狂出名呢?他的猖狂之举又有哪些呢?现在我们常说魏晋风度,那么真正的魏晋风度是怎样的呢?其中有一个著名的标志就是脱离礼教的束缚,贴近天性的自然。而阮籍无疑是这种风度的最好诠释者。

阮籍是一个不拘泥于世俗的人,有两件轶事可以说明。有一次他的嫂子回到娘家去,阮籍就去看她,还与她道别,当时的人因此而谴责他,认为这不合礼数,阮籍却不以为然;阮籍的邻居妻子很漂亮,这户人家卖酒,阮籍就经常到这家去买酒。如果喝醉了,就睡在这位女子身边,女子的丈夫心中十分不安,怀疑他有什么不轨之心,就偷偷观察他,结果发现他并没有什么越矩之事,于是才放心。阮籍的欣赏,只是欣赏而已。这两件事在当时都为社会所不容,但阮籍却是并不理这些繁文琐事。

阮籍自幼丧父,是他的母亲将他养大,所以对母亲很孝顺。等到他的母亲去世,他却没有恪守守孝的规矩,饮酒吃肉。当时的人因此向司马昭弹劾他,说他这个人违反礼教,应该将他流放。司马昭却说阮籍的守孝不同于他人,他人不过是做做样子,他是真的在内心中感到悲伤,所以他现在瘦成了这个样子,如果还不让他喝点肉,吃点肉,你的良心过意的去吗?

现在有一个成语叫青眼有加,其实就来自于阮籍。如果是对着他看不上的人,阮籍就会对他们翻白眼,如果是欣赏的人就会用青眼相待。他母亲去世,有一个嵇喜的人就想来按照平常礼节来慰问他,但是阮籍瞧不上这个人,于是就对他显露白眼;嵇康听说这件事之后,就带着美酒和琴来看望他,阮籍大喜,对嵇康施以青眼。

阮籍如此旷达,但是在书中记载说他常常驾车出游,不辨道路,如果到了没路的地方,就会痛哭一场。因为他自己也感到自己的人生处境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看不到方向。当时是司马昭想要谋朝篡位,而阮籍并不满意这种行为,所以常常依靠醉酒来逃避现实。

钟会这个人阴险狡诈,是司马昭的重臣,经常用言语来试探阮籍,阮籍既不愿意说违心之言也不愿意因此而惹祸,于是都用喝酒来逃避这件事;曾经司马昭想与阮籍结为姻亲,于是派媒人上门去说这件事,阮籍并不愿意,大醉60天,终于让司马昭无可奈何放弃了这个打算。

但是一味的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后来司马昭想要登基了,此时的他自然需要做个样子,于是召集大臣们写劝他登基的奏章。阮籍不想写,于是还是想用自己的老办法醉酒来搪塞,结果这次是到了紧要时刻了,司马昭也没有了耐心,撕去了他温情的面纱,逼阮籍一定要写,最终阮籍无奈上书。不久之后,他就去世了。

坚决的反对派如嵇康,委婉的抗拒如阮籍,在当时的政局下只能死去,不过是死有早晚而已,而背叛自己的志向,谄媚司马昭的人,其实他们的心也早已死去。竹林七贤,风流云散,这就预示着所谓的魏晋风骨,不过是文人的自我麻痹而已。他们在美酒和五石散中,为自己铸造了一个个的美梦,在清谈中发阐述自己的志向,但一切不过无力回天的哀鸣而已。

转载请注明:今日资讯网 » 阮籍何人?为何穷途而哭? 阮籍 竹林七贤之一 魏晋玄学重要人物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